老师怀孕为何要家长代班

  河南驻马店第二高级中学内,一位班主任女老师怀二胎,却要家长代班,不行就每人交600元聘请代班人员。(2月7日《重庆晨报》)“老师怀孕家长代班”的荒唐,实际上反映了教育行业特殊性与女性生育成本非社会化的矛盾。

  按照我国《劳动法》和《妇女权益保障法》等法律规定,妇女在怀孕期间可以要求适当的休息或调换岗位,以减轻劳动强度,用人单位也应当予以特殊照顾,这是落实《妇女权益保障法》的具体体现,也是确保二胎国策顺利推行的基础。

  然而,高二年级即将面临高考,早自习晚自习一样都不能少,校内老师资源有限,诸多女老师的孕期、产假、哺乳假,都需要学校自行调剂。二胎政策放开,怀孕老师激增,一旦调剂不了,校领导也会焦头烂额。没有合适人手来代替班主任一职,怀孕的身体也难以支撑从早7点到晚10点的班级值守工作。那么自己坚持上课、请家长或校外老师来帮忙代班,便是“家长代班”的由来。

  “二孩”为社会发展增加新动力,但也存在养育经济压力、女性工作压力等多方面的问题。鼓励生二胎,增加人口红利不应该止于一纸文件,“二孩”不单是家庭的大事,也是全社会的大事。政府应该采取配套措施,增加对托幼、儿科、女性特殊保护等领域的公共投入,充分保障女性的就业权、怀孕职工的休息权,减轻职业母亲的生育压力,免除二胎生育的后顾之忧。在叫停“老师怀孕家长代班”不当行为之余,应该具备更深层次的思考,找出更合乎法律和情理的应对之策。

365国际助孕中心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aivlo.cn/a/daihuaiyun/2019/0421/191.html